清晚

【王喻】you are my crystal

祝我大本命生日快乐!吹爆我家老王!
设定:1.一发完结,全文1W2左右,加番外1W3左右。
2. 原著背景,第九赛季,常规赛蓝雨对微草比分6:4后。

  “这一场,蓝雨战队获胜!”随着结果的宣布,观众席上的粉丝一片欢呼。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也如影随形!”
粉丝们大声高喊着应援口号,胜利的荣光为蓝雨战队的选手们加冕。
  两队的选手们也从通道中走出,列队于主舞台上,互相握手致意。
  喻文州走出通道时,脸上仍然是那副淡定从容,处变不惊的模样。虽然队员都知道在那双眼眸中含着的胜利喜悦,但黄少天却看出了一些不同,那是……担忧。
  没错,是担忧。
  双方列队时,首先握手的是两队队长。当喻文州与王杰希双手相握时,喻文州突然低声道了一句:
  “杰希,你身上的担子……太重了。”
  王杰希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
  果然,喻文州很了解他。难道真应了那句话,最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对手吗?王杰希想着,面上却仍然波澜不惊。他只是客套地回了一句:“多谢喻队关心。”说着便松开了喻文州的手。
  但王杰希这次猜错了,喻文州如此了解他,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对手,更是因为……喻文州喜欢他。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王杰希的?喻文州自己也忘了。
  或许是在第二赛季,那时他和王杰希都是青训营的成员,坐在观众席上观看比赛,这个眼睛有些大小不一的少年,在谈到战术时却神采飞扬,侃侃到来,两人在战术方面志同道合,相见恨晚,约好在赛场上一决高下。
  或许是在第三赛季,他没想到王杰希一个新人会以微草新任队长的身份强势出道,面对众人的质疑,王杰希在赛场上大放光芒,不仅撞破了历代新人都过不去的“新秀墙”,更是以变化多端的打法击败了当时鼎鼎有名的皇风队长郭明宇,被众人冠以“魔术师”的称号。当看到那一片赞誉的报道时,喻文州总是会不自觉的笑,连那段时间的训练,都特别的有动力。
  或许是第四赛季之后一次又一次在赛场上的相遇,每次场下致意时,看到王杰希眼下那淡淡的黑眼圈时的心疼,方士谦在时还好,然而第七赛季,治疗之神方士谦宣布退役,自后,每次再见到王杰希,他眼下的黑眼圈便愈发浓重。
  喻文州明白王杰希的负担与不易,然而却不能帮到他,甚至连自己的心意都不敢和盘托出,也因此时常懊恼自己的懦弱。可他真的有在他面前表露的勇气吗?
  没有。

“队长?队长?”黄少天的声音把喻文州从遥远思绪中拉了回来。
“队长,你怎么一直心不在焉的啊?从比赛结束时你就一直是这个样子,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对了对了,刚才握手致意时你在老王耳边说了什么啊?后面你们两个的脸色都有些不对了……”黄少天在喻文州的耳边喋喋不休地说着,而面对黄少天一连串连珠炮弹似的质问,喻文州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没什么,就是觉得,杰希……太累了。”
  “累?有吗?可我见他今天状态挺好的啊,还是那么欠揍。”黄少天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只当喻文州是关心则乱。
  “不,不只是今天。”喻文州顿了顿。
  “少天,你眼光敏锐,应该早就发现了吧。”喻文州脸色未变,但黄少天看出了他的郑重。脸上的嬉笑神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身为蓝雨副队的沉稳。他认真回忆起与微草交锋的每一个瞬间,神情愈发的严肃,“微草的运转体系似乎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衔接过于迟缓,也正因如此时常跟不上赛场局势的变化。可微草不是有王杰希吗,他的经验、操作意识都那么丰富,怎么会出现这种问题?”
  喻文州听到这里,抬起了头,直视黄少天,娓娓道来:“微草的队员太依赖王杰希了,一旦王杰希状态不佳或是发挥失误,队员就会陷入混乱,大大丧失水准。所以王杰希必须做到每一场都零失误,保证自己的高水平发挥,才能维持队内体系的正常运转。但王杰希不可能每一场比赛都保持这样的状态,一旦王杰希出错,微草的运转体系就会垮掉,场上的局势瞬息万变,这样的差错是致命的,敌方一察觉,纵然是王杰希都救不回来。”
  微草隐藏已久的弊病被喻文州一针见血的指出,听了自家战术大师的分析,黄少天豁然开朗,对战时所察觉到的不对劲也逐渐明朗清晰。但黄少天的脸色并未因此而轻松几分,反而愈发凝重。果不其然,喻文州的分析接踵而至。
  “这样的问题,我看出来了,那三大心脏会看不出来?肖时钦还好,嘉世这季在打挑战赛,可霸图现在拥有那么多经验丰富的老将坐镇,张新杰又如此严谨细心,当微草对上霸图时,又将何去何从?
叶秋,哦不,叶修前辈快回来了吧?他那战队的新人你我或多或少的都接触过,个个都不一般,均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后期又有苏沐橙加盟,只怕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而王杰希,又还能陪微草多久呢?
我想王杰希现在一定比我更着急吧。
这样的问题如果不去解决,微草未来的夺冠之路——只怕是会越来越难走了。”
  说到此处,两人不由得都陷入了一阵沉默。
  这是蓝雨的小型庆功宴,本在个人赛、擂台赛落后的蓝雨,却在团队赛成功扭转局势,反败为胜。从广州到北京的舟车劳顿,再加上结束完赛后的新闻发布会时已是华灯初上,喻文州大手一挥,在五星级酒店订了个大包厢,请蓝雨一众队员吃大餐,好好犒劳下辛苦的队员们。在餐桌旁的队员们还带着胜利的余悦谈笑风生,可坐在角落沙发上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却是与这整体气氛格格不入的沉默。良久,还是喻文州为了打破两人间这诡异的气氛,主动起身,离席到外面加菜,可才出包厢没多久,就听到后面也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是跟上来的黄少天。
  “里面没有饮料了,我出来添两瓶饮料。”黄少天又恢复了他那没心没肺的神态,笑得无比灿烂。看到黄少天又回到了平常的模样,喻文州也轻松了不少,起了捉弄他的念头。
  “少天想喝秋葵汁吗^_^”喻式微笑腹黑上线。果不其然,原本满面春风的人立刻炸了毛。
  “不要啊队长!”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到服务台,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一个熟人。
  而且这人还正是他们刚才谈话的主角。
  王杰希正好结完账,转身,便看到了迎面前来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还是喻文州率先打破了三人间这不寻常的气氛,“好巧啊王队,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既然喻文州已经打破僵局,王杰希自然乐意顺着与他客套,“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喻队,蓝雨是来庆功的吧。”
  “那是那是,我庙压你药嘛,话说王大眼你怎么也在这啊?”黄少天端着手悠闲随意地站在喻文州身旁,笑得自信张扬。
  “没什么,微草队员来这里吃顿饭而已。就在3楼,清熙阁。”王杰希还是如他们场下致意时那般,严肃得面无表情。但语气却是平和了不少,就如朋友私下间的闲聊般轻松惬意。
  “蓝雨也在3楼,安宁轩。这么巧,我们还是两隔壁呢。”喻文州话语中带上了几分惊讶。
  大概都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巧的事,喻文州和黄少天不由得感慨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可黄少天是个多机灵的人啊,这么好的机会都还不能把握可就真是愧对他“机会主义者”的名号了,当下头脑一转,心生一计。
  “王大眼,我们待会还有活动,但是队长有些不舒服,想先回酒店休息。遇上你真是太好了,那么晚了,队长一个人打车我不太放心,你能不能帮我送队长回酒店啊?”
  “少天……”喻文州显然没有想到黄少天会来这么一出,一时哭笑不得。
  王杰希应得倒是非常爽快,“当然,乐意之至。”
  “那我就先走啦,队长再见!”黄少天立刻开溜,走之前还给喻文州留下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余下两人在原地面面相觑。
  “咳,”这回轮到王杰希率先打破了沉默,“喻队还好吧?刚黄少说你身体抱恙,现在好些了吗?”
喻文州表情有些奇怪,他平时很少撒谎,还是第一次在王杰希面前说假话,心情有些复杂,但他还是故作镇定,没让王杰希看出他的心虚。“没什么,少天夸大其词了,就是昨晚没睡好今天没精力陪他们闹了。”
  “那就好。走吧喻队,我的车在地下停车场。”王杰希走到喻文州身边,顺着喻文州有些缓慢的步伐,一同走到了电梯前等候。

  到了负一楼,喻文州果然在众多车辆中一眼就认出了王杰希的车。那是一辆香槟色的SUV,但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却是直接联想到了微草绿,若说单看车辆的颜色还不能确认,在看到车牌后喻文州便更肯定了。
  京C·W0706.
  喻文州忍不住调侃他,“王队这车牌号还真是……简洁明了啊,就不担心被粉丝猜出来吗?”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我不觉得粉丝都有喻队这么强的联想力。”说着便打开了副驾的门,“喻队,上车吧。”待喻文州上车坐稳后,王杰希才为他轻轻关上车门,再走向驾驶位,发动汽车。

  SUV平稳的行驶在路上,车内播放着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第一乐章,悠扬的古典乐让喻文州感到轻松而愉悦。伴着耳旁舒缓悠长的乐音,喻文州整个人不由得都放松了下来,疲倦顿时涌上心头,他靠在舒适的座椅上,渐渐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喻文州听到耳边传来了低沉的声音。
  “......对,刚下逢简立交。”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喻文州看到身旁的人笑了笑,语气中也带了几分和善。“我待会不过去了,你们好好放松,复盘明天再进行。”
  是王杰希压低了声音在和许斌通话。他似乎并不想多加交谈,匆匆交待了什么便挂断了。但目光一转,发现喻文州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还是吵醒你了吗?”王杰希似乎有些懊恼。
“没有。多谢王队,我休息得很好。”喻文州醒后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前方的路况,但他对北京偌大的交通网络并不熟,看了一会也没有明白这是到了哪里。王杰希似乎留意到了喻文州的迷茫,开口道:“晚间高峰期还没有过,所以刚在逢简立交堵了半小时,不过最堵的路段已经走完了,现在离酒店大概还有十五分钟的车程。”
  大概是没想到王杰希会说得如此详细,还有些睡眼惺忪的喻文州只是下意识的应了句“好的”,便一路无言。
  本以为两人会这样一夜无话到目的地,可驶到一个红绿灯路口,停下来等红灯的期间,王杰希却突然开了口:
“喻文州,你今天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没有想到王杰希会用类似质问的语气问得如此直白,喻文州心里没来由的涌起一阵怒火,他的语气立刻冷了几分:“我想王队应该不至于连一句话的意思都不明白。”
  良久,喻文州听到身边的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喻文州,我很累。”
  身旁的人满是倦态,喻文州从来没有见过王杰希那么脆弱的样子,眼下哪里还有怪罪的意思,只余下了深深的无奈和心疼。
“杰希,你需要一个搭档。一个能懂你,能帮你的搭档。”
  王杰希揉了揉眉心,“我知道,所以我在培养英杰和小别,他们的操作、意识都很强,有着光明的前途。我不可能一直陪伴微草,未来是属于他们的。”
  喻文州显然想听的不是这些,他有些激动,甚至都失了些以往的仪态,“你总是替别人着想,可你自己呢?你的手速均值是320-340吧,可你现在每场比赛的手速均值都将近400!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续航能力?王杰希,你这是在拿你的职业年限开玩笑!”
  王杰希面不改色,他只是直视着前方,半响,喻文州才听到一句轻叹,
“喻文州,我没得选。我不能愧对林队对我的重托。”
  王杰希没有转头,喻文州却明白了他的不易。毕竟在其位知其事,可理解是一回事,是否认可又是另一回事。他依旧生气王杰希的不爱惜,他把所有人都考虑了,唯独忘了他自己。两人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刚才激烈的争执还历历在目,两人之间的相处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尴尬。
  绿灯正好亮起,王杰希移动操纵杆,准备前行,可就在这时突然从左侧路口冲出一辆车辆,飘忽不定,车速更是远远超过了该路段的限速,目测距离正被急速缩短,王杰希意识到根本来不及闪避了,驾驶许久的本能让他下意识地向右一打方向盘,试图闪避到右侧的马路,可车头才刚刚转了个方向,一阵猛烈的撞击便迎上了SUV的车身。
  “嘭!”SUV被直接侧翻在地,王杰希只感到一阵剧烈的撞击,以及视野范围内的急速变换。
  千钧一发间,喻文州侧身向驾驶座的王杰希,挡在了他的前方。
  “杰希小心!”这是王杰希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王杰希做了一个梦。
  他置身在一片茫茫薄雾中,四周一片朦胧,他只能顺着前方那微弱的光亮前行。然而在他的周围炸开了一个又一个的炸弹,他置身于一片火海之中,无能为力,就在他无力阻挡,只得闭上双眼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术士,在他身边降下一个六星光牢,把他推了进去。光芒合上的那瞬间,他只来得及看到那个穿着紫色衣袍的术士挡在了他的前方,独自面对火舌的侵蚀。
  不知过了多久,王杰希从混沌中醒来,视野逐渐恢复了清明。然而眼前所见的景象却让他触目惊心。
  挡风玻璃上布满着大大小小的裂痕,驾驶座旁的车窗玻璃碎了一地,不小心就会被刺穿划伤。然而这都不是最紧要的,最让他担忧的,是在他身前的喻文州。他只记得遇到了一辆漂忽不定的车辆从转弯处驶出,车速快到他甚至都来不及闪避,可他却没想到喻文州会挡到他身前。
  喻文州有半边身子压在他身上,人已经昏迷不醒,那张时刻都白净无暇的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神采,满是血污与狼狈。额头上不知怎的插进了一块碎玻璃,仿佛完璧美玉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可王杰希都下意识地忽略了,因为他的视线都被聚集在了那个让他感到寒冷害怕的景象。
  喻文州的手,鲜血淋漓。
  王杰希不愿相信自己眼前所见,他拼命喊着喻文州的名字,希望他能无事的醒来,笑着抚去手上的鲜血说我没事,可喻文州一直都未见转醒。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王杰希竭尽全力地解开束缚着他的安全带,不顾地上的碎玻璃,找到了掉落的手机,争分夺秒的拨出了电话。身为职业选手一向重视微操的他,此刻手却控制不住的颤抖,甚至拨错了两次键。终于正确拨出时,电话一接通,他便急促的开口:
“120吗,这里是长南大道,发生了车祸,请速派人来救治!”
  在挂了电话等待救援时,王杰希又立刻打开了联系人列表,拨通了一个他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的号码。
“少天,我是王杰希,文州出事了......”

  黄少天和一众蓝雨队员赶到医院时,只来得及看到医生和护士把喻文州推进手术室。可走在最前的黄少天是多么眼尖,他看到了喻文州手部的血迹,但他多么希望自己看错了。
  一想到不久前还在和自己谈笑风生的喻文州此刻却生死未卜,黄少天就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他一拳挥向王杰希,还好徐景熙和郑轩眼快,两人及时拉住了黄少天,不然王杰希身上怕是还得挂彩。
“王杰希!我托你送队长回酒店,你就是这样送的吗!如果队长以后不能再打比赛,我......”黄少天突然哽咽了。可站在一旁的卢瀚文听到了这句话,他焦急上前,“队长怎么了?为什么黄少会说队长他......”
  一直沉默着的王杰希第一次开了口:“喻队他...手受伤了,对不起。”
  听到此消息的蓝雨队员恍如五雷轰顶。
  良久,黄少天带有深意地开口:
“喻文州,关于队长,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王杰希刚想开口说什么,倏而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卢瀚文抬头一看,是微草的一干队员,他们接到黄少天的电话后匆匆赶来,面上都还带着焦急。
“队长!”
“队长你没事吧!”赶在最前面的刘小别和袁柏清脸上是无法消散的担忧。
“队长你去做检查了吗?”许斌还算镇定,保持着些许理智地询问王杰希最关键的情况。
“队长......”连一向有些内向的高英杰都急切地上前。
  本来是一个放松而愉快的夜晚,却遇到了这样的意外,两队队员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带着愁绪。手术室外的走廊愁云笼罩,一片沉寂,只时不时地回荡着警察做笔录时的询问声和王杰希的叙述。
“当时大概是8点50分,信号灯转绿,我正准备启动车辆前行,突然从左侧冲出一辆白色现代,向我这个方向撞来。”王杰希认真地回忆着当时的情节,但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他脑中的场景也是过于零散,无法提供更多的细节。王杰希只能尽可能地把自己的经历、感受说出。
“......车速很快,根本没有机会避,而且司机应该是酒驾了,车的行驶轨迹非常飘忽不定。”
  警察飞快的记录着,然后合上了笔记本,“多谢王先生的配合,日后若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细节,我们会再联系你。”
“没事,配合调查本来就是我们市民的责任。只是希望你们可以早日调查清楚,我朋友现在还在手术室生死未卜,我们只想知道真相。”

  而此时走廊的另一头,黄少天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像是不确定一般,他看向身旁的徐景熙,迟疑了一番,带着些许犹豫开了口,“老徐,我们下一场比赛,是对义斩吧。”
“是的,就在三天后。”
  意识到接下来所要应对的局面,两人心下的担忧不由得又添了几分。

  而那边,送走了民警,许斌便立刻走到王杰希身边,“王队,你也赶紧去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损伤,虽然你现在外表看起来没有太大的损伤,但有些事拖久了不好。”
  王杰希却是固执的摇了摇头,“等喻文州的情况出来再说吧。”
  话音未落,手术室的门便打开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问道:“谁是病人家属?”
  蓝雨一众队员急忙上前,“我们都是他的朋友。”
  听到此话,医生先是打量了下众人,顿了顿,才摘下口罩缓缓开口:
“病人中度脑震荡,所幸没有伤及要害,留院观察几天,若是没有后续的并发症就算是渡过了危险期。只不过病人的手部伤到了筋骨,还好救治及时,日后多做复健,还是有机会痊愈的。”
  黄少天听到这话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但话语还是带有一丝不安,“那医生,这个手的痊愈,是指可以恢复如初吗?”
“如果调养得当,是有这个可能的。”
“谢谢医生!”

  喻文州醒来时,只感觉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酸软无力。他下意识的动了动手指,然后便感觉到有一双大掌覆盖在他手上,似乎是怕伤害到他,手掌覆盖的力度很轻,但那掌心传来的炽热温度让喻文州感到无比安心和温暖。他歪头一看,是坐在他床边睡着了的王杰希。
像是感受到了微微的颤动,王杰希也从梦中幽幽转醒,一抬头,便对上了喻文州那含笑的眼眸。
“你醒了?”
“你没事吧?”
  话音刚落,同时开口的两人相视一笑。
  突然病房门被大力推开,黄少天从外面风风火火地走进,一看喻文州已醒,忧容立刻转为了笑脸,
“队长你醒啦!”
“老徐!老郑!小卢!快来快来,队长醒了!”

  一番看望和关怀后,蓝雨队员们那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一夜未眠的疲态也逐渐显露,喻文州见状,马上催促他们回去休息,然当蓝雨队员逐渐离去后,却发现王杰希仍未离开。
  喻文州感动之余,也带着心疼,两人劫后余生,他自然希望王杰希可以得到好好的休养,当下也催促道,“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王杰希却是直接回了一句:“我走了,谁照顾你?”
“......”一向能言善辩的喻文州竟被堵得哑口无言。
  见喻文州不说话,王杰希干脆是又直接坐了下来,“你说我总替别人考虑,你又何尝不是?自己一个刚刚醒的病患,却让所有人都回去休息,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病患的自理能力?”
  “......”见喻文州低头沉默着,王杰希顺势把自己的想法说出。
  “对了,喻文州,三天后是你们和义斩的比赛,虽然义斩的实力中流,但仍不可小觑,如果你信得过我,这次的比赛,我帮蓝雨的队员们复盘,备战。”本以为这次身旁的人也会顺利应下,却没想到刚才还低头无言的喻文州却是立刻激动的反驳了他。
  “不行!王杰希,遇到车祸的人不止是我,也包括你。你需要好好休息,不要再操心那么多事情。”
  “我检查过了,医生说并无大碍。喻文州,这次你听我的,成吗?”
  “可是......”喻文州还想说些什么来试图阻止他,却被王杰希有些强硬地打断。
  “没有可是。”
  看着王杰希带着坚定的神态,喻文州知道自己是劝不动这位微草队长了,多说无益,他只得从了王杰希的决定。“......那好吧,不过,王杰希,你要记得休息。”
  喻文州怎么会不信任他,曾有人说过,如果联盟里有五大战术大师,那第五个一定是王杰希。而他,更是在青训营时期就欣赏到了王杰希优秀的战术意识。更何况,王杰希这个人,他信得过,他相信他会带蓝雨打好这场比赛。他只是希望王杰希也可以好好休养,但王杰希貌似误会了他,他想解释,却无从开口,一阵疲倦后,他渐渐睡了过去。

  直到看见喻文州睡熟了,王杰希才起身,帮他掖了掖被角,轻轻带上了门。
  刚出了喻文州的病房,就遇见了正在等他的许斌。“王队,你还没有去做检查,还是去看看吧。”
  王杰希只是摆了摆手,“无碍,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走吧,离蓝雨的下一场比赛,只剩下三天了。”

  这三天,王杰希在蓝雨的临时备战室里与蓝雨的队员们很认真的进行了战术制定与体系运转练习,而蓝雨的队员们也十分配合,并没有任何争执与不服,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正式比赛的那天,蓝雨战队超常发挥,10:0狂扫义斩战队,没有辜负喻文州的信任和王杰希的负责。只不过蓝雨队长这一场没有上场的事情却是没有避过,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所有记者都抓住了这个问题进行提问,然而他们面对的是黄少天,“垃圾话”大师。黄少天四两拨千斤,话题成功的转移了过去。
  结束了新闻发布会,黄少天在场馆里的休息室松了口气。调整好了状态,正准备起身去外面打车到医院看喻文州,兜里的手机就响了,黄少天拿出来一看,是来自北京的陌生号码。
“喂,你好?”
“是黄少吗?我是许斌。王队刚刚昏倒了,现在正送往喻队所在的医院。”
......
......
  某天下午,明媚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病房,病房内洒满了柔和的金光。黄少天坐在喻文州的病床旁削苹果,喻文州则是微微直起身,拿过放在床头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没伤的右手熟练切换着频道,换到了以往常看的电竞新闻台,频道里刚好放着几天前蓝雨对义斩的赛后新闻发布会。
  “少天扯话题的功力真是越来越好了,成功的从我未出场原因说到今天的天气,退役后可以去考虑说个单口相声,收入应该也不会低。”喻文州看完了赛后的新闻发布会,玩笑的眼眸弯成了一道好看的弧线。
  “队长你怎么能这么调侃我啊!我这不是为了帮你掩护嘛!队长吃苹果。”黄少天把削好的苹果递给喻文州,眼睛转了又转,终于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一反常态的认真,将心里的疑问坦然地说了出来。
  “队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少天你说。”
  “为了一个不明白你心意的人,甚至赌上你的职业生涯,值得吗?王杰希到底有什么好的?”
  喻文州只是淡然一笑:
  “因为他是魔术师啊。”
  “哪怕他现在尘封了,但是我愿意等,等到他卸下身上的重担,重新变回那个恣意翱翔的魔术师。”
  黄少天听完了喻文州的话后,他想,自家队长这回是真陷进去了。他不能理解,但或许,等他爱上一个人后,就会懂了吧。
“队长,我要跟你说件事,你要做好准备。”
“王杰希之前在休息室昏倒了,现在就在楼上的病房。”

  他果然骗了我。喻文州推开病房门时想。
  王杰希躺在病床上,倦态尽显。他眼下有着深深的乌黑,平时总是打理得整整齐齐的他此刻头发有些凌乱,没有了往时的神采奕奕。他睡着的时候也是那么的严肃,眉头也微微皱着。喻文州在他身边坐下,忍不住抬起手,想抚平他眉头的皱起。
“你总是这样,总是替别人考虑,时常忘了自己。”喻文州第一次在他身边无顾虑的开口。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他才有勇气,把自己平时不敢表露的心里话说出来。
“你总是那么倔。”
“可有什么办法呢?我还是那么喜欢你。”
“很多时候我在想,你到底有什么好的呢?”
“最开始是因为志同道合吧,头一次发现有一个人在打荣耀时会注重战术,而不是一味的拼手速和操作。”
“后来,你我都成为了战队的队长。在其位知其事,我开始深知做队长的不易与辛劳。时常一人复盘到深夜,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竟不由自主的想到你。”
“你在北京过得好吗?熬夜到凌晨的你身旁有没有队友的陪伴?想想应该没有吧,晚上一到11点你就督促着他们休息,还经常巡夜,看到他们都睡着了才回训练室复盘,简直像极了我以前的教导主任。”
“你天天板着张脸,简直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其实我明白,以前是因为队员们的资历都比你深,不希望他们看轻了你。可当队员们都换成了年轻的面孔,又担心镇不住他们的年少轻狂。其实你也没有多老啊,天天皱着眉干嘛呢。”
“记得一次在喝早茶时,不经意地想起了我第一次去北京时,你带我去喝的豆汁,那玩意我一点也不想再尝试第二次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 
“前段时间,去了趟青训营,第一次由新人变成了前辈,突然又更理解了你的负担。可我至少有少天,你身边却谁都没有。”
“你为了战队,甚至封存了自己的魔术师风格,这是需要多大的牺牲?”
“你身上的担子好重啊,杰希,你什么时候,才能对自己好一点,不要那么残忍呢?”
“也会有人心疼你啊。”
  喻文州就这样对着王杰希说了很多很多,他不敢说的,不忍说的,此时通通都倾诉了出来。他从来没有一次这么的酣畅淋漓,他甚至想,如果王杰希都听见了就好了。但他明白,如果王杰希都知道了,怕是两人的交情,也都到此为止了。喻文州苦笑,良久,他才慢慢起身,离开了病房。
  可他不知道,在他轻轻关上王杰希的房门后,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王杰希处在震惊中久久没有平静。
  从喻文州说出他身上的负担时,王杰希就在思考原因。他想过是因为对手的关系,所以喻文州特别了解他。他也想过是出于朋友之间的关怀。可当喻文州在危急关头奋不顾身挡在他身前时,他又一次糊涂了。究竟是怎样的人才值得牺牲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去保护?要知道,第四赛季出道的喻文州,还有很长的一段职业生涯啊。
  现在王杰希懂了。
  原来是因为喻文州喜欢他。
  那他对喻文州呢?
  应该也是有点感觉的吧。
  那个第四赛季出道的少年,和他一样,都是一出道就挑起了战队的大梁。可他却在手速上有着致命的缺点,让他一出道就遭到一众质疑和口诛笔伐。粉丝不信任他,记者不喜欢他,队员不信服他。舆论压力始终伴随着他,可王杰希知道喻文州的才华,他甚至想跟世人说你们不懂,喻文州的优异足够让他站在荣耀的巅峰。所以无论蓝雨战队的成绩有多糟糕,王杰希都始终相信喻文州,相信他会率领着队员走向光明的前方。
  而蓝雨战队,也在第六赛季成功拿到冠军。成为了联盟里,又一支冠军队。
  虽然是以终结微草的三连冠为前提。
  那个少年总是温润如玉,儒雅得体的,无论记者的问题有多刁钻多刻薄,他总是淡然一笑,一开始王杰希以为是喻文州这人假正经得厉害,但后面他发现,喻文州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淡雅如兰,如霁月清风,让每一个接触他的人都感到舒适愉快。王杰希每一次跟他相处都发自内心的愉悦,他很乐意有这样的一个挚友。
  但如果是要成为共度余生的伴侣呢?王杰希不知道。



  一个月后。
  距离上次的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两人却都没有过一次联系。喻文州想,他还是知道了吧,所以也不愿再联络了。喻文州不由得自嘲一笑,关掉了桌上的电脑,起身离开了训练室。然而到了走廊时,碰到了来找他的经理。
“喻队啊,不知您今晚有没有时间?”经理脸上带着试探的微笑询问道。看经理的神情,喻文州就知道,肯定是又有什么事情需要来麻烦他,但又不是什么太好的事,所以经理才需要先试着开口。喻文州无奈一笑,当下直截了当的开口,“经理有事不妨直说,不用拐弯抹角了。”
  见意图被戳破,经理也收起了虚与委蛇的客套,“喻队,今晚有一个饭局,赞助商希望正副队都能一起出席。但是......这位赞助商很喜欢喝酒,如果客人不喝酒会很不尽兴,所以你和黄少,多担待吧。”

  经理的话果然一点都没有错,当喻文州和黄少天到达酒店,推开包厢门时,扑面而来一股酒味,桌上放着三个空了的水晶酒瓶,那个赞助商还在和身旁的人猜拳、喝酒,玩得不亦乐乎。一见喻文州和黄少天也进来了,立马招呼着他们:“喻队和黄少也来啦,来来来,喝酒!”喻文州仍是那副不失礼貌的微笑,他试着推辞,“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杜总,我们都是很想陪您一起喝的,但您知道,职业选手注重微操,所以我们不得不克制自己,避免碰酒。抱歉让您扫兴了,您看我们玩牌如何?”
  杜总一开始只是露出了不耐烦的神情,却也没有过多的逼迫他们,喻文州和黄少天不由得松了口气。然而越到后面,酒劲上头,杜总又开始了他的灌酒行为,而且语气中的兴致与激动也是让喻文州和黄少天越来越难以推辞,挡不掉的酒都被黄少天喝了,黄少天的脸上也逐渐浮现了醉意。喻文州只想尽快结束这个饭局,可他没有想到一个饭局却那么的让人觉得漫长。
  又一次推杯换盏间,杜总端起一杯酒递给喻文州,“喻队,我知道你们职业选手的习惯,可你看你进来一杯酒都没有喝过,多不尽兴啊,喝一杯,就一杯!”
  喻文州自然知道一旦开了头就不会轻易结束,可他这次无法再推辞了,黄少天刚离开去洗手间醒酒,更何况他也不希望黄少天再喝了,喻文州只得认命,他端起酒杯,正要一饮而尽,手上的杯子却被身后的人一阵用力夺了去。
  喻文州惊讶地回头一看,王杰希竟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旁。
“不好意思,喻队大病初愈,不宜饮酒,这杯酒,我替他喝。”说着便一饮而尽。
杜总此时一头雾水,他对职业圈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眼前这位不速之客很眼熟,却一时想不起他是谁,疑惑脱口而出,“你是谁?”
“我是喻队的朋友,微草队长,王杰希。”

  散席后已是深夜,喻文州和黄少天在饭店门口目送了杜总离去,正准备离开,喻文州的手却被王杰希拉住,“喻文州,我们谈谈。”
  他们走到了这附近的公园,在一张长椅上坐下,喻文州有很多话想问,比如王杰希为什么会在广州,为什么会为他挡酒,太多太多的疑问想说,但最后千言万语到了口边只剩下了一句:“最近,过得好吗?”
“不好。”却没想王杰希会给出这个答案。
  喻文州刚想开口说什么,却被王杰希接下来的一长串话打断了。
“喻文州,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遵医嘱?且不说职业选手本身就应该少沾酒,我记得出院前医生还跟你说未来三个月都不能碰酒吧,否则手的恢复程度会大大受损,你听哪去了?”
“我偶然来一次广州,就看到这样的场景。我很好奇你平时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
“我知道你的病情不宜公布,但在那种情形,你还有必要考虑这么多其他的琐事吗?”
“你总说我不会为自己考虑,那你呢?”
“这段时间蓝雨一共有六场比赛,还有两场友谊赛,你却无一缺席,你的手到底还调不调养了?”
“喻文州,你能不能让人少操点心?”

  喻文州很少被人这样直接的责骂,但他这次却毫无怒火,似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他突然直视上王杰希的眼睛,带着前所未有的勇气,大胆的问出了那个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王杰希,你是不是也有一点......喜欢我?”

  空气突然一片沉静,沉静到喻文州以为刚刚的一切似乎都从未发生过时,身旁一阵低沉的声音响起:
“是。”
“喻文州,我们试试吧。”
  喻文州转头看向王杰希,他身后倒映着浩瀚星空,眼眸里是万千星辰。喻文州脑海突然浮现出了很多个情景:那个被喻为魔术师的王杰希,那个一往直前的王杰希,那个明明疲倦却无怨无悔的王杰希,那个在队员面前永远成熟稳重的王杰希......以及,面前这个无比认真的王杰希,喻文州笑了。
“好。”







  2025年,7月。
  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在苏黎世进行,国内集结了联盟里最优秀的十四名选手,为国出征。而在总决赛与美国的对战中,王杰希将魔术师打法重现于世,打得对面的狂剑士选手措手不及,借此机会,王不留行身旁的索克萨尔一个六星光牢降下,彻底结束了狂剑士的生命。
  中国,夺得了世界冠军!
  消息传回国内,一片沸腾。
  于此同时,传回国内的,还有王杰希的现场采访。
“王队,这次夺得冠军,您的发挥功不可没。请问王队是怎么想到解封魔术师打法的呢?是因为国家队这个强大的阵容,终于足够跟上你的思维,形成完美配合了吗?”
  王杰希只是嘴角微扬。
“是为了对某人的承诺。”

“喻文州,那日在病房外,我听到了。”

  回到北京,夺冠的喜悦让联盟大挥手笔,给国家队队员举办了一个大型庆功宴。宴会厅内一片欢声笑语,王杰希和喻文州却是偷偷溜到了外面的阳台。夜空绽放着一片绚烂的烟花,繁华极致。因为是正式的宴席,两人今日均着了正装出席。只是出门前,王杰希却致衣柜里一众黑色西装于原处,不知从哪里找出了两套款式相近的白色西装。不仅改变了自己的风格,还让喻文州放弃了自己原有的搭配。看着男友这强硬不带质疑的脸色,喻文州哭笑不得,只当自家魔术师是又有了什么独特的想法,便随他而去了。
  柔和夜色下,喻文州看着身旁的人,他想,这就是他的魔术师,这样的生活,大概便是最“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样子了吧,他已不再奢求什么了。他望着王杰希的眼睛,却是没想到在他眼眸里看到了不一样的倒影。喻文州好奇地转头看向天空,然后便看到了几乎让他泪目的浪漫场景。
  天空绽放着的烟花,构成了三个字母。
  Y.W.Z.
  身旁的人此时单膝下跪,手上,拿着做工精致的法兰绒盒子,盒子里面,是一对铂金对戒,戒指的样式简约朴素,但戒圈的内环,刻着经过独特设计的“WY”纹样,弥足珍贵。
“喻文州,你愿意与我共度一生吗?”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习惯了隐藏自己情绪的喻文州,此刻却不受控制的泪目了。他缓缓伸出手,执起那盒里的一个戒指,递给了王杰希。
“我愿意。”

 
  两人凝望着对方的双眸,一双蕴满万千星辰,一双盈着灿烂星光,眼波宛转,顾盼生辉。他们相视一笑,笑意里是两人不必多说都了解的默契。
时间仿佛倒流回初识的那天,两人都是青涩稚嫩的年华,却年少轻狂地想要与赛场上的“斗神”一决高下,战术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两人都下意识地寻找声音的来源,直到看见对方的那一刹那,那日灿烂春光中开了朵不知名的花。
“你好。微草,王杰希。”
“你好。蓝雨,喻文州。”
两人双手交握,却不知未来的几年后,也会如此这般,双手相握,一瞬万年。
带着戒指的双手十指相扣,望着眼前的烟花盛宴,喻文州一个动情,转身拥抱住了王杰希。
“you are my crystal.”
回应他的,是一个轻吻。
以及那饱含磁性的嗓音。
“you too.”
漫漫余生,幸甚有你。
My crystal.
—————————End—————————

番外:

  待到烟花逐渐散去,夜空也恢复了一片安宁与静谧。王杰希和喻文州见状,准备悄然溜回宴席,可就在他们一转身,就看到了国家队队员们整齐地一字排开站在他们面前,脸上都带着不明的笑容。想到刚才的一幕被身后的这群人尽收眼底,纵然是王杰希,脸上都不免染上了几分薄红。
“这个狗粮我吃得非常饱。”这样玩味的语气,不是叶修又是谁呢?王杰希和喻文州下意识寻找着这人的身影,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个坐在钢琴边,手抚黑白琴键的叶修。
  “叶队你居然还会……弹钢琴?!”喻文州的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惊讶。而身旁的王杰希似乎突然联想到了什么,也看向了叶修。“所以,刚才我们听到的那首《梦中的婚礼》,是你现场弹的?!”
“Of course.”叶修得意地摊了摊手。
  喻文州忍不住凑到了王杰希的耳边低语,“我还以为刚刚我们听到的钢琴曲是你视线安排的呢。”王杰希也偏过头,靠近喻文州,“宝贝,我和你一样惊讶。”
  王杰希和喻文州只感觉到一阵风中凌乱。
  而这边,看到两位旁若无人的咬耳朵,队员们不由得又感到了一阵暴击。
“单身狗受不住啊。”方锐无奈的感叹。
  然后,只见叶修起身,从钢琴旁走到国家队队员的跟前。
“你们两个,这么久了也不说一声。那么现在——”
“新婚快乐!”国家队队员们齐声道,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祝贺的微笑。